第一千六百九十九章 方瑞(下)(1 / 1)

加入书签

萧羽依然是警惕地道:“前辈,你叫我过来,意欲何为?”

陈源和他数过,想要领悟天品剑法,一共有三大关。

第一关就是外面的那层剑罩,萧羽已经破了。

第二层就是驯服剑魂,第三层就是心关。

但是自己一进来就莫名其妙地出现了这种景象,这不是很奇怪吗?

方瑞看着萧羽,霎时间,方瑞的眼神中爆闪出一片精光,无尽的剑气忽然就是在他身上蜂拥而出,形成了一柄半透明的长剑。

长剑在他的头顶之上盘旋着,剑光吞吐,仿佛下一瞬间就可以吞噬萧羽一样。

而萧羽竟然感受到,这剑气之后,竟然好像隐约有种生命的迹象在里面。

他的受过林瑶木肉神纹的疗伤,灵魂之内也拥有整一个林属性秘境的所有阵法,所有他对拥有生命气息的生灵是很敏感的。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剑魂!

难道第二关要开始了!?

萧羽如临大敌,心神暗暗催动。

可是下一刻,让他惊讶的事情生了,方瑞袖袍一会,所有的剑气竟然迎风就是消散了。

这就轮到萧羽摸不着头脑了。

“前辈,您这是什么意思?”萧羽眼神依然凝重,但是他的警惕之心,慢慢放松了。

是啊,这人如果要考验自己,那么一开始就不用这么多废话了,而现在又收了这些剑气和剑魂,这是什么意思?

方瑞忍不住多看了萧羽一眼,道:“真没想到,悟剑大会,因为你一个毛头小子,而让我整个玄剑阁鸡飞狗跳,方寸大乱。在你的怂恿之下,其他宗门的人杀了我玄剑阁如此多的弟子,并且还把石碑都给毁坏了,甚至连焚心剑碑,苍穹剑碑都放过,少年人,真是好魄力啊!”

萧羽眼神眯了起来,对于对方知道自己所做的这一切,萧羽心中十分震惊。

“不用如此震惊,剑碑山结界本身就是拥有我神念存在,我意识不死,这里所生的一切,我都知道。”

“前辈这是要问罪我么?”萧羽颔,一种浩然正气散而出。

于立场来说,两人都是不同的宗门,自然的,萧羽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玄剑阁来说是一种莫大的伤害。

玄剑阁从此之后,也许就会一蹶不振。

但是萧羽既然选择了这么做,那么他就不会感到害怕,甚至乎他会承担自己所做的一切。

“呵呵,你明知道这么做必死,但是你依然选择这么做,真是好一个不怕死的少年啊!”方瑞淡淡地说道,不惊不澜,竟然也没有责怪问罪的意思。

萧羽沉声道:“既然前辈知道这一切都是我做的,那么也应该知道我为何要这么做。如果不是玄剑阁欺人太甚,逼我到这一步,也许我和玄剑阁也是河水不犯井水,奈何人心险恶。我虽然不是替天行道,也没有这么大义之心,但是也知道蝼蚁尚且偷生,没有人有权利决断任何人的生死,玄剑阁这么做,无异于与天为敌,自挖坟墓,咎由自取,又如何能够怪别人?”

“哦?你当着我这个第一代宗主的面说这些,难不成你在说我教导无方?”方瑞眼睛眯了起来,盯着萧羽。

霎时间,萧羽感觉到,四面八方忽然涌动出了一种森然的杀机包围住了他,那种锋利的气息,简直可以瞬间就割破他的皮肤一样。

但是萧羽面不改色,大义凛然地道:“古有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不是前辈教导无方,而是因为,各怀异心,人早已经没有了修炼最初的本心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