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鸡给你吃(1 / 1)

加入书签

距离帮六子缝合伤口已经过去三天了,还好,缝合的效果不错。

如今伤口已经不在渗血,开始结疤。只是,每次换药的时候伤口上的蝴蝶结都让大牛笑上半天。

六子已经没有看大碍,外伤就这点好,只要血止住,终归不会出现什么大的问题。如今就是每天躺在床上,静养着。

“来,六子哥,喝汤了。”春花端着一碗热乎乎的鸡汤走进屋里。

李辰已经花钱将这姑娘给雇了下来,专门负责照顾六子的生活起居。一来让大牛这种糙汉子来照顾六子李辰实在放心不下,二来六子的心思,李辰是知道的也算是为六子创造一个机会。

“天天喝鸡汤,等我伤好了非变成一个大胖子不可。”六子看着满碗的鸡汤,说道。

“你别不知足了,庄子里其他人可是想喝还捞不着呢。”春花咽了咽口水说道。

“花儿,我一个人也喝不完,锅里剩下的汤你喝了吧。”六子轻声说道。

“俺不能喝,侯爷花钱雇俺照顾你,俺怎么能抢你的鸡汤喝。”小姑娘摇了摇头说道。

“这样吧,我喝汤,锅里的鸡给你来吃怎么样。”六子说道。

“鸡俺就更不能吃了。”小姑娘连忙又摇了摇头。

“这样不行,那也不行,你是不是故意在气我。”六子假装生气道。

“花儿,你想想,这一锅鸡汤的精华都在汤里呢。这鸡肉是啥,这是煮剩下的糟粨,这是杂质。除了顶饿以外,没有其它用处。”六子一本正经的解释道。

“你想想,我要是吃了这种东西,对身体能有好处吗,这鸡汤不是白喝了吗。”六子紧接着又说道。

“俺真不能吃,俺娘从小就告诉俺,不能随便吃别人的鸡。”不管六子怎么劝,小姑娘还是不肯。

“真不吃,你不吃,我也不喝。到时候我身上的伤可还不了,为了让六子哥的伤早点好,你就吃了吧。”六子苦口婆心的劝道。

“嗯,六子哥,俺听你的。你喝汤俺吃鸡。”小姑娘好像被说服了,点了点头。

“六子这小子,撩妹还真有一手。”这一幕被门外的李辰看的轻轻楚楚心中感叹道。

咸阳城中,前些时日六子受伤的地方,李辰和赢月故地重游。

至于为什么叫上赢月一起,完全是某个怂人不敢自己来。既然有人敢在此地袭击六子,那袭击他自然也是有可能的。

神武军中的训练不能耽误,王离几日前便回去主持训练了。那么如今有能力保护李辰,又有时间的闲人也只有赢月那个虎妞了。

“时间太久了,已经找不到什么线索了。”

两人看了大半天,李辰叹了口气说道。

“啪,啪,啪。”

“既然敢动我赢月的人,这事没完。”赢月生气的抽打着墙面,鞭子发出啪啪的声音。

“月儿,这事你怎么看。”李辰问向正在发火的赢月。

“我怎么看,我能怎么看,气死我了。不是你叫我来陪你一起,站在这里看吗。在说了,刚刚你不是也趴在地上看了吗,不也没看出什么。”赢月气鼓鼓的说道。

“我tm真是脑子有坑,多少明白人我不问,我问你。”李辰心中想到,她已经彻底对这个虎妞绝望了。

别人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赢月这妞偏科有点严重。

“月儿,赢成蛟能不能同时调动士兵和太监。”李辰决定还是有话直说的好,问这妞的看法,可能会先被她把智商拉到同一水平线,然后在被她丰富的经验打败。

“不行,先不说长安君府上只有两百余护卫。长安君和我父皇的事情,你应该是知道的。这宫里的人他是万万调不动的,宫里也绝对没有人敢和他扯上关系。”赢月想了想,十分肯定的说道。

长安君赢成蛟可是造过始皇反的人,虽然侥幸留了一命。不过也对,宫中本来就是陛下的禁地。宫中的人若是和一个曾经造过反的人打交道,恐怕真是狐狸逮不着惹了一身骚。

为了给李辰填点恶心,最后恶心到始皇,恐怕没人会做这种捡芝麻丢西瓜的事情。

“这么说不是赢成蛟了。”李辰心中想到,赢成蛟虽然有作案的动机,但却没有作案的条件。

“不是赢成蛟,那么到底是谁。或者说我们和赢成蛟发生冲突,最后是谁得利。”

李辰喃喃自语道。

“虽然,我不知道是谁。但是肯定不是长安君,长安君这个人我很了解。你虽然杀了他儿子,以我对长安君的了解他即便对付你也是堂堂正正的手段。绝对不会用这些阴招,你若说他拿着剑来找你拼命我都信得,但这事他定然不会干的。”赢月十分肯定的说道。

“能够同时调动兵士和太监,而且能够执行这种任务的太监必然是有些武力的。”李辰一头雾水的推断道。

赢月静静的站在李辰身边,听着他的喃喃自语。

“宫里的太监都是些手不能提,肩不能抗的货色。要说有武力的太监,那只有一个地方,中车府。”赢月好像想到了什么,冲李辰说道。

中车府负责掌管秦国的车马事宜,负责始皇的交通出行。中车府的位置正好是皇宫内院,宫里的男人必然都是没把的。为了确保始皇的出行,宫中强装的太监都被分配到了中车府里。

“中车府令赵高。”李辰突然说道,这个始皇身边的红人,自然能够同时调动兵士和太监,具备行凶的条件,但是李辰和他并没有什么冲突,赵高完全没有理由对付自己啊。

“是不是赵高我不知道,但绝对不是我。”只见,远处一男一女走来,这男子正是赢成蛟。

“姑姑。”赢月突然喊到。

“相逢无人处,我必斩你头颅,祭奠我儿。”李辰与赢成蛟四目相对,赢成蛟开口说道。

“我相信不是你。”看到赢成蛟的那一刻起,李辰已经可以确定不是他了。

人的眼睛始终不会骗人,赢成蛟眼中有对自己的狠,有对自己的怨,但这些都是堂堂正正,不加遮掩的。

“我不需要不相信,我冒着被陛下怪罪的风险来见你,只是不想让人把屎盆子扣到我赢成蛟的头上。”赢成蛟丢下一句话便离开了,毕竟始皇的禁足令还在。!--over--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