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始皇之怒(1 / 1)

加入书签

李家庄,农科院,墙头

大牛顶着两个黑眼圈,又显着精神十足的,蹲在墙头。虽说这实验田的围墙建起来了,可是大牛却还是不放心。但凡有人往这边望上两眼,他便忧心忡忡。这些日子,大牛是看谁都像防贼一样。

“大牛哥,昨晚又没睡吗。”六子看着蹲坐在墙头犹如大猩猩一般的大牛。

“嗯,这土豆快熟了,俺放心不下。”大牛说道。

自从知道了这些农作物的产量之后,大牛就把这田里的秧苗当做自己的孩子一样伺候,每天一有空闲便盯着,生怕它长腿跑了。

日上三杆,李辰醒了,他是个懒人,从来都是。

起床后,用着从地球空间扫荡出来的牙刷和牙膏刷牙漱口。每周一次的地球之旅,优先级最高的自然是那些划时代的东西,其次便是保证李辰基本生活的东西。

在这个未开化的朝代,即便是秦始皇也只能用竹批加食盐漱口,而这种原始的东西,李辰想来是用不惯的。

想到这,李辰好像又发现了什么商机。此时,被打仗耽误的发明家蒙恬,这个后世被称之为“笔祖”的男人已经发明了毛笔。

拿出娟布,李辰拿出一小截木炭,在上面画了起来。图画很简单,很像毛笔,只是毛笔的毛刷在前面,而这个东西的毛刷在侧面。

娟布的下面写着,植物油,精盐,田七,金银花等中草药。

“六子,将这个东西交到达摩院,让里面的工匠尽快做出来。”李辰说道。

“这是漱口的工具。”六子很是激灵,看了一眼便猜到了用途。

“嗯,暂且叫它牙膏与牙刷,做出来便又是一桩进项。”李辰说道。

“哥,咱们库里的银子都已经快装不下了。咱赚这么多银子,到底是为了什么。若单是为了娶婆姨,便是娶个十房八房也是用不掉的。”六子问道。

“我对钱不感兴趣,我从来不在乎钱。自从我建立了李家庄之后,我从来没花过钱。这些银子只是大秦百姓交给我们保管的,我们最终的目的是让每一个大秦百姓过上幸福美满的日子。”李辰说道。

虽然李辰还暂时没有将整个大秦带入到幸福美满的道路,但李家庄的佃户们却已经步入了小康生活。

原来李家庄的人都是靠着老天爷赏饭吃,每天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歇。若是遇到些天灾人祸,饿肚子也是在所难免的。自从李辰来了之后,农税免了不说,这时不时的还会雇佣庄户干些杂活。每日两个铜板,虽然说一个月干不满,除去农事,每月也能干个差不离,平白多个三十四块铜板的进项。

这半大小子,吃死老子。大秦这个时代,没有什么娱乐节目。而却又律法严苛,百姓的生活可谓相当压抑,而这释放压抑的办法便是生孩子了。

这大秦人家每家每户都有着三五个孩子,虽说大秦北驱匈奴,南逐百越,打下了诺大的疆土。这疆域大了,分的田地自然也就多了。孩子多了,养个活命不是问题,但要说吃饱喝足又谈不上。相比之下,这李家庄的佃户的日子便幸福美满的多了。非但能吃饱喝足,还能偶尔吃个肉食,添个新衣。

正午,李辰的午饭很简单,一份不多的扁食。

不知怎的,近些日子心有些发慌,饭也吃的不多。躺在院子里,摇椅发出的“咯吱”声,越发的刺耳。

河套,秦城

“蒙将军,大月人撤了,休密部也跟着撤了,牧场全都让出来了。”斥候向蒙恬报告道。

“看来是月公主得手了,来人,点齐兵马给我追上去。我秦城可不是窑子,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蒙恬吩咐左右道。

兵败如山倒,用这个词来形容大月氏毫不为过。贵霜帝国的兵士撤退还稍微有些章程可讲,休密部夹杂着牧民,羊群,这甚至说不上是撤退,叫它逃荒可能更贴切一些。

秦军此时也只是外强中干而已,连续两三个月的守城战,消耗了秦军将近一半的生力军。此时,秦军也已经是全军尽出了。

首先追击拖家带口的休密部无疑是最划算的,一来休密部人多却战斗力底下,可以获得更多的奴隶。其次可以接收休密部携带的大量牛羊,家资。

“杀,杀,杀。”

在蒙恬的指挥下,秦军首先向战斗力底下的休密部包抄过去。轻骑兵从两翼包抄过去,重骑兵在中间驱赶着。就像赶着几万只猪羊,所有掉队的人都会命丧在秦军的铁骑之下。大秦人就像是在溜兽猎人,在大秦铁骑的驱赶下,休密部的大月人很快筋疲力尽。

“全部绑起开,陛下的皇陵正愁没有奴隶。这几万头奴隶,可是够用上一段时间。”在一个将领的指挥下,这几万大月人很快便被秦军用麻绳串成一串,被驱赶着走向秦城。

三日后,王离和李信带着仅剩的万余名骑兵,马车上绑着贵霜王室你。

“蒙将军,月公主受伤了,速速安排人护送公主回咸阳。”

蒙恬取得了进入河套以来最大的胜利,还未来的及欢喜。一个天大的噩耗,传入耳中。

此时蒙恬有些懵了,他知道,再大的功劳,恐怕在始皇眼里也比不得月公主一根毫毛。若是月公主出了什么意外,自己只怕吃不了兜着走了。

咸阳,阿房宫

“报,月公主横击三千里,跨过伊犁河,杀上大月氏圣山祁连山,生擒贵霜王室八十七人。”

“只是……”

“啪。”竹简砸在了脸上,鲜血迷糊了斥候的双眼。他颤抖着,不敢擦拭。

“快说。”始皇心中涌起了一股不安,这种感觉很不好。这种无法掌控的感觉,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帝王的身上。

“月公主在攻破贵霜王室之时,中了毒箭。此时离咸阳还有三百里,已经昏迷不醒了。”斥候结结巴巴的说道。

“送他去太医房包扎。”

“贵霜王室不用进咸阳了,枭首,曝尸七日。”

“通知蒙恬,枭首大月万人。若月儿出事,朕先杀大月十万人,再灭其族。大月五部,老少不留。”始皇淡然的声音里蕴含了无尽的杀机,大殿上匍匐着无数的大臣。他们不知,这个他们不敢直视的男人,手指在微微颤抖。!--over--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