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吃心郎君(1 / 2)

加入书签

马蹄得得得,一辆马车缓缓往南而去。

车夫是位多年前从军镇退役的跛脚老卒,跟雇车之人是老街坊了。老汉言语不多,但是慈眉目善,敦默寡言。

除了这辆宽大马车,还有一人骑马跟随,骑术平平,堪堪能够跟上马车而已。

骑士正是铁碑军镇的年轻夫子,名叫王曦的寒族士子,不算拙劣、但更不算娴熟的马虎骑术,使得读书人多次摔下马背,次次鼻青脸肿,很是滑稽。

车厢内,一只纤细白皙的小手,悄悄掀起车帘子,正是回头巷姐妹二人中的姐姐小筑,缩回手后,对坐在对面的丰腴妇人打趣道:“弋姐姐,有没有听说一句老话,叫‘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妇人没好气道:“没听说过。”

妇人与板着脸的小雾坐在一起,性情更为活泼的姐姐柳筑,则和名叫崔嵬的少年坐在一边。

小筑撇撇嘴,打量着这位铁碑军镇最著名的美艳女子,奇怪问道:“戈姐姐,你到底是如何想的呀?”

没有被称呼为扈娘子的妇人,瞪了眼这一路上就没消停过的天真少女,使出了杀手锏,“再管不住嘴,回头我让你的宋大哥……”

羞臊难当的少女赶紧打断妇人的威胁,双手合十,苦着脸求饶道:“戈姐姐,我大慈大悲的戈姐姐,小筑知道错啦!”

妇人仅是嘴角翘起,便妩媚得祸国殃民,真是从头流泻到脚的成熟风情。

马车缓缓停下,在铁碑军镇只是一个不起眼孤寡老人的车夫,并未擅自掀开帘子,而是老实本分地在外头轻声提醒道:“小姐,咱们已经到了猿渡涧,过了界碑,再沿着这座石拱桥往南走,就算彻底离开了西凉辖境。这猿渡涧风景颇为不俗,小姐要不要下车瞧瞧?”

妇人并没有赏景的兴致,只是小筑和少年都想要下车透气,便由着他们了。

一起下了马车,柳筑脚步轻盈,沿着小路走下坡,蹲在溪边,掬水洗脸。少年崔嵬总算离开回头巷那座牢笼,复归自然天性,孩子气地捡起一块纤薄石片,打起了水漂,柳筑便跟少年较劲起来,少女少年一起侧身弯腰,丢掷石子,溅起水花,荡起涟漪。妹妹柳雾反而比姐姐要性情持重许多,此时只是站在岸上妇人身边,显得有些不合年龄的暮气。

柳雾转过头,凝视着妇人的侧脸,开门见山问道:“你为什么不喜欢裴大哥?”

妇人柔声笑道:“小雾,我已经是成过亲、嫁为人妇的女子了呀。”

柳雾冷笑道:“拜过堂才算成亲,你与姓扈的婚姻,不过是双方长辈早年开玩笑的一桩娃娃亲罢了!”

柳雾越说越气,愤愤然打抱不平道:“裴大哥多好的男人,你偏偏不喜欢,非要去喜欢王曦那种绣花枕头!”

妇人非但没有半点恼羞成怒,温婉安静,反而多了几分会心笑意,好似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半真半假调侃道:“有些时候,想要喜欢谁,自己也管不住啊。”

柳雾那双雾气朦胧的漂亮眼眸,蓦然有些真正的水雾,气愤道:“你水性杨花!裴大哥为了我们……”

妇人收敛笑意,“他这么多年的付出,我一清二楚,也会感恩,会记在心里,但这绝不是我一定要喜欢他的理由。当然,他要是觉得我必须应该报恩,嫁给他才能偿还恩情,那我……”

柳雾哽咽道:“你明明知道裴大哥不会这么做的!”

妇人有些愧疚,放低声音,唏嘘道:“是啊。”

柳雾没来由尖声骂道:“天底下的读书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妇人愣了一下,细细打量了一番少女,仿佛有所了然。

溪边的少年崔嵬则很无奈,无妄之灾啊。

王曦原本帮着车夫刷洗马鼻,做完这些原本君子不该沾惹的庶务俗事后,正走向妇人少女这边,结果就听到那句当头棒喝,有些苦笑,下意识放缓脚步,以免被那位娇蛮少女当做新的出气筒。

妇人对他歉意一笑,王曦微微摇头。少女见到这一幕,愈发气闷,沿着斜坡大步走向溪边。

王曦走到妇人身边,隔着三四步距离,望向溪边的少年和姐妹,轻声笑道:“男女情窦初开,又能发乎情止乎礼,真是美好。”

妇人笑而不语。

年轻的私塾先生转过头,凝望着她那张堪称绝色的侧脸。

不知为何,此时此地,年轻人生出一种心思,只觉得世间万般精彩,这边风景独好。

妇人捋了捋鬓角发丝,眼神迷离,望向远方。

王曦闭上眼睛,如痴如醉,呢喃自语:“你知道吗,有种芬芳,叫做沁人心脾。”

妇人心不在焉,根本不曾听到英俊书生的细碎言语。

他唇边溢出一阵轻微的呜咽抽泣,幽怨、欢愉、痛彻心扉,不一而足。

最终他望向妇人,一边哭一边笑着说道:“瓜熟蒂落,终于可以吃了!”

然后他偏移视线,瞥了眼正对着溪水怔怔出神的柳雾,“倒也凑合。”

扈娘子对于男子散发出来的恶意,无论有多么淡薄,始终拥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敏锐直觉。

这一刻,她整个人都紧绷起来,如坠冰窟,赶紧拉开距离,既疑惑又震惊地望向年轻读书人,“你?”

年轻书生也不答话,只是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抹去眼角泪水,嗓音阴柔,“喜极而泣,让扈娘子见笑了。”

一道身影转瞬赶至,拳罡大振,裹挟风雷,在空中拉伸出一道长达十数丈的虹光,年轻寒士神态如常,却也没有正面抗衡那拳罡,依旧保持手指抹泪的妖娆姿势,身形潇洒后掠,蜻蜓点水,飘飘然落在了五六丈外。

来者护在妇人身前,是那位年迈跛脚车夫,此时挺直腰杆后,气势凌人,对那撕去伪装的私塾先生沉声喝道:“魔道孽障!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

柳家姐妹和少年崔嵬都跑到妇人身边,俱是一头雾水,完全不知发生了什么。只晓得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好像不但身负武艺,还是那人人得而诛之的魔道人物。当然,老车夫也是深藏不露的高手,只不过对于此事,在场众人似乎都没有太大意外,远没有王曦的摇身一变,来得震撼人心。

王曦恍然道:“早就觉得你们身世不简单,寻常门户,哪能让一位武道宗师心甘情愿当马夫。只不过我对回头巷的陈年往事,并无兴趣。”

王曦痴痴望向妇人,满是深情,细语呢喃道:“你若是修行中人,若是在我家乡,该有多好……”

他收起思绪,轻轻跺脚,浑身上下猛然迸射出一阵尘土污垢,他挥了挥手,扫去那股秽气,流露出如释重负的神色,“总算不用再忍受这副臭皮囊了。”

此时的他,其实比沐浴更衣以后的凡夫俗子,还要清洁干净了。

远处,马背一侧系挂的棉布包裹,自行解开,显出一件折叠的华美长袍,缓缓飘荡而来,最终悬停在年轻书生身后,长袍继而如瀑布流泻一般摊开。

就像他身旁站着两个手脚伶俐的婢女,正在为一位世家公子哥服侍穿衣。

这一袭粉色长袍,兼具儒衫道袍的风采。

他笑容迷人,望着那个忠心护主的老人,“知不知道,你们这些狗屁武道宗师,在我面前,就是蝼蚁都不如的存在啊!”

下一刻。

他缓缓从老人胸腔之中抽出手臂,还顺手牵羊取出了一颗心脏。

原本足可坐镇一州江湖的老人,竟然就这么死了。

王曦一手抓着鲜血淋漓的心脏,一手推开老人的尸体。

柳筑尖叫一声,抱住妹妹,背对那副惨绝人寰的画面,吓得她脑子里一团浆糊。

柳雾虽然脸色雪白,娇躯颤抖,但到底还坚持着没有躲避视线。

少年崔嵬站在原地,眼神复杂,稍显稚嫩的脸庞上,竟然没有太多畏惧情绪。

王曦抬起手掌,低头闻了闻那颗心脏,摇头叹气道:“这副心肝……”

他略带遗憾地笑道:“老了。”

他笑脸灿烂,“不过到底是武道宗师的心脏,想必嚼劲还是不错的。”

柳筑听到这些话后,顿时瘫软在地,呕吐起来。

柳雾也顾不得姐姐,呼吸困难起来。

王曦张大嘴巴,就要进食,突然想起什么,说了“稍等”二字,便转过身,背对妇人,片刻之后,再转身时,他已经取出一方小丝巾,擦拭嘴角。最后将沾染鲜血的丝巾,慢慢折叠整齐,放回袖中。

一切动作,有条不紊。

他先是满是怜爱痴迷地望向扈娘子,“扈姐姐,知道吗,为了你,我把这辈子的苦头都吃了。若是在我家乡,任意一座王朝的女子,我勾一勾手指头,她们就会心甘情愿匍匐在我脚底下,可是那些女子,我不喜欢,我看到你之后,你知道我有多开心吗?就像在村野的一座烂泥塘里,看到了一枝茕茕孑立的紫金莲花……”

他停顿片刻,一只手掌覆盖在自己心口上,微笑道:“于是我满怀欢喜。只可惜你错过了修道的最佳时机,但是没有关系,你随我走,我便是用天材地宝来堆,也会为姐姐堆出一个百年长寿、童颜永驻。”

随即他眼神有些哀伤,“但是我已与人订了亲,这次便是逃婚,才从北向南,游历千万里,最后见到了你。所以今后只能委屈你了,我的扈娘子。”

四人听着此人的疯言疯语,没有谁感到一丝的滑稽可笑,反而越来越背脊发凉。

少年突然开口问道:“你要如何才能放过我?”

少年没有询问“能否放过他”,而是直接跳转到了下个环节。

史书上所记载的英雄豪杰,多“处变不惊”,大概也不过如此了。

王曦和颜悦色笑问道:“你能给我什么?”

妇人想要阻拦少年开口,只是他已经挪开数步,故意远离三位女子,说道:“我出身朱雀王朝赫赫有名的鸿陵裴家,我是裴家子弟!我哥哥是武林军镇绰号‘虎卧西北’的裴宗玄!你只要不杀我,我可以劝说哥哥为你效力,为你卖命!”

柳筑愕然,泪水一下子涌出眼眶。

柳雾则满脸讥笑,一脸早知如此的憎恶表情。

扈娘子轻轻叹息一声。

铁碑军镇的柳裴两姓子弟,祖上曾是获罪流徙王朝西北的世家门阀,算不得朱雀最顶尖的豪门,但也算一流的衣冠世族,被贬谪到西北塞外后,两位老家主是汲取教训了也好,是做样子给京城皇帝看也罢,总之就都立下家训,子孙一律不得习文,男子及冠后就全部投军入伍。在两代人之后,柳裴两姓军镇子弟在西凉边军里,战功赫赫,更是铁碑老营的主心骨,其余边关八镇,几乎“唯铁碑裴柳马首是瞻”。

因为早年涉及到了朱雀皇室秘史的伪太子一事,两家涉及龙椅之争,输得一败涂地。

豪门大族孤注一掷,站位越早,一旦事成,从龙之功自然越大,可要是一旦事败,就像裴柳两家,没有被抄家灭族都算幸运了。

可其实古人早就将道理说明白了的,莫道眼前无可报,分明折在子孙边。哪怕是足足两代人、将近四十年之后的事情了,裴柳两家仍是难逃一劫,在回头巷被赶尽杀绝,只是鬼使神差,没有能够斩草除根,本名武凛的扈娘子,柳筑柳雾姐妹,裴宗玄裴崔嵬兄弟,这五人活了下来。这才有了扈娘子扬言杀死李彦超之人,便可收她做奴做婢的传闻,有了裴宗玄在武林军镇的攀爬,有了柳筑柳雾带着少年裴崔嵬在回头巷的相依为命。

王曦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摇晃,“裴宗玄什么性子,我大致清楚,说不定他会先亲手宰了你这个贪生怕死的弟弟,再来对我万里追杀。所以你的理由,站不住脚。我真正想要的东西,是为何裴宗玄能够在短短十数年间,兵家修为增长如此之快,他得到过什么机缘?还是身上藏有什么惊人的兵家法宝?裴崔嵬,你说说看,如果你的消息果真值钱,那么就算是你这小子的买命钱了。”

扈娘子平淡道:“崔嵬,你说了也是死。还不如硬气一回,至少没有你们裴家丢人现眼。”

少年脸色阴晴不定。

王曦微笑不语,云淡风轻。

少年似乎下定决心,“我将秘密说给你说听!”

少年笑脸扭曲,转头,伸手指向扈娘子,“王曦,在此之前,我不妨告诉你个好消息,其实你心仪的‘寡妇’,她本名武凛,乳名银戈,仍是完璧之身!”

扈娘子脸色苍白,唯有苦笑。

王曦眨了眨眼睛,感到无比可笑,“小家伙,你当我眼瞎吗?否则我何至于对她如此痴迷沉醉?知道我是谁吗,北俱芦洲的吃心郎君王日希,我祖上曾是白帝城城主的四大心腹之一,以霸王之姿君临天下,何其辉煌?哪怕白帝城已毁,传承已断,但是一座北俱芦洲,又有谁敢小觑我王日希?!堂堂‘东皇’赵皇图都想杀我,当初他从西阖牛洲一直杀到北俱芦洲,三十年过去了,还不是依然杀不得我?”

粉色长袍的男人自嘲一笑,“与你们说这些仙家事,真是对牛弹琴。”

他视线凝聚在扈娘子身上,“世间人心,分三六九等。淤塞之心,如烂泥塘,腥臭不可闻。凡人的迟暮之年,垂垂老朽,皮囊毁坏,多是如此。之上,有出彩女子的蕙质兰心,兵家修士的铁石心肠,魔道天才的心怀鬼胎,有道教真人养育的赤子之心,佛家高僧镇压的意马心猿,等等等等。太多了。但是我最喜欢最钟情的,始终是某些女子的心思啊,她越是对男女情事,忠贞不渝,然后在某个时刻,情窦初开,彻底春心萌动,落在我眼中,真是美不胜收!”

他闭上眼睛,重复了一句,满脸陶醉,“美不胜收啊!”

王日希发髻别有一枝碧玉簪子,丰神玉朗,尽显风流。

他睁开眼后,皱了皱眉头,望向妇人,似有不解。

被晾在一边的少年有些恐慌,咬牙道:“我可以拿一样东西来换命,但是你要发誓,事后绝不杀我!”

身穿粉色道袍的魔头,哈哈笑道:“你们这些饱读圣贤书的读书种子呀,真是从来不给人半点意外,行行行,我今日就破例,只要你给出分量足够的交换条件,我非但不杀你,说不得还会给你一番仙家造化!”

少年双拳紧握,沉声道:“我裴柳两家当年之所以被逐出朱雀京城,究其根源,明面上是涉足了那位伪太子的夺嫡之争,实则是……”

少年突然一个字都说不出口,转头望去,看到一张眼神冰冷的熟悉面孔。

少女柳雾,手持匕首,狠狠刺入了少年裴崔嵬的后背背心,甚至直接捅入了心脏。

柳雾使劲拔出匕首,后撤两步,狞笑道:“你这种人,死了才好!”

王日希对此毫无意外,连阻拦的意思都没有,对扈娘子笑道:“我知道那个秘密,你也知晓,所以这位少年郎,死活不重要,最多就是可惜捅坏了那副心肝。不过也无妨。”

妇人平静道:“事已至此,你还奢望我会心甘情愿跟你走?”

王日希自信满满,笑眯眯道:“修行一事,妙不可言,尤其是我这修行法门,千古罕见,需要你由爱转恨,再由恨转爱,此后方有大滋味。而我带你踏足修行大道后,你到时候就会发现当下的生死荣辱,不过是草木一岁枯荣罢了,相较比陆地神仙还要更高境界的长生忘忧,些许仇恨,实在不值一提。那个时候,你自会对我死心塌地,与我双宿双飞,一个我迟早会知道的秘密,算得了什么?”

他一手负后,一手双指捻动从鬓角垂下的发丝,“扈娘子也好,武凛也罢,以后你就是北俱芦洲,人人敬仰的王夫人了。”

妇人冷笑道:“这么说来,那个老贼也是你的人?”

他摇头道:“那种腌臜货色,给本公子提鞋也不配,我不过是因势利导,将其诱使到了铁碑军镇,帮本公子演了一出好戏而已。”

扈娘子深呼吸一口气,“如果我答应跟你走,你能否放过她们姐妹二人?”

他果断拒绝,“她们中有一人的心肝,品相极好,我是不会放过的。年啖心肝三百副,一夜悟道证长生。我将来能否得大道,在于你,我的小娘子。可是我目前能够破境,能否七窍生紫烟,却在于她。”

他微笑道:“我的娘子,你且放心,你那副玲珑心肝,我就算摘下,最早最早也是百年之后了,说不定有可能是两百年,甚至是三四百年之后。所以别怕,我们的好日子好久着呢。而且我能够保证,到了那一天,你会心甘情愿地,自己剥开胸膛,双手捧起心肝,奉送给你挚爱的道侣郎君。”

妇人眨了眨眼睛,“你难道没有发现,有何不妥吗?”

他死死凝视着她的胸口,脸色越来越难看。

她神色畅快,笑道:“总算发现真相了?你说我的这副心肝,必须先由爱转恨,可如今我恨已有,可爱呢?在哪里?要不然你帮我找找看?”

他脸色阴沉如水,自言自语道:“这不可能!我为了不露痕迹地接近你,做了那么多细致的水磨功夫,又做了拼命救人的那场压轴好戏,之后为了你,我更是忍着满腹恶心,做了那么多善事善举……”

妇人柔声道:“可我竟然还是没有喜欢你,对不对?可怜虫?”

王日希勃然大怒,一脚踏出,好似整座天地都在颤抖,“到底是谁让你动了心?!”

她伸出手指,捋了捋鬓角青丝,“你猜?”

王日希伸出一只手掌,做了个气沉丹田的手势,压抑下满腔怒火,恢复笑容,“哪怕如此,我仍是喜欢你啊,哈哈,原来喜欢谁便是这般有趣的。”

王日希那只手掌摸在自己心口,“小娘子,你别得意,知道吗,我只要爱你至深,之后再让你做出伤我至深之事,比如让你去做那人尽可夫的浪荡女子,比如让你怀上别人的孩子,比如让你为了别的男子,往我心口刺上一剑,很多很多。到时候我一样能够得到那玄之又玄的长生大道,甚至效果会更好!”

这一刻,她终于有些恐慌。

这位粉袍郎君发现端倪后,开始仰天大笑,好不痛快。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