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3章 又出啥事儿了(1 / 2)

加入书签

陆峰嘿嘿一笑,把拖鞋丢在一旁,跳上沙发问道:“是不是特别像个臭流氓?”

江晓燕:

陆峰横躺了下来,枕着她的大腿打了个哈欠道:“厂子里的事儿,都是小事情,你那化妆品研究的怎么样?”

“别提了,买了几本书,看里面说的什么化学成分,什么草本提纯物,然后我就买这些东西,打算自己在家里弄一下,被骗了五千多。”

江晓燕越说越气,对方说好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给了钱后,她也不认识那些东西,拿回来找专业的人一看,人家说是炉灰,她都快成周边几个研究所的笑话了。

陆峰听的很无语,不愧是自己老婆,五千块就想研究出来日化产品,这个想法简直绝了。

“你笑什么啊?”江晓燕低头看他一脸忍俊不禁的样子道:“我很努力的,那些化学公式,还有排列组合,我都写下来了,高中时候我化学不差的,比例对了,就是能做出来。”

“亲爱的!”陆峰抓着她的小手说道:“我求你一件事儿,千万不要在家做化学实验,创业是一件非常烧钱的事儿,几百万砸进去没反应,也正常。”

“可是我我花钱肉疼!”

“哈哈哈哈哈哈!”陆峰彻底被她憨态可掬的样子给逗笑了。

“你啊,没事儿干就搞点穿搭什么的,买点奢侈品,过完年,咱全家就搬去南方吧,在那边定居,逢年过节你带着孩子回来!”陆峰认真道。

江晓燕不说话,虽然她知道陆峰认定的事情很难改变,她还是不想去,那里的世界太花俏,与其说是追求安稳,不如说她害怕自己跟陆峰之间的差距越拉越大。

江晓燕的内心有一种本能,限制陆峰的发展,能够给她自己最大的安全感,南方城市是花花世界,陆峰的财富越多,社会地位越高,她越没有底气。

不止一次有人跟她说,你男人一个人在南方,身边肯定不缺女人,上一次打电话,电话那头的女人声音已经让她惴惴不安。

爱与不爱这种东西,作为一个已经身处婚姻,曾经还经历过家暴的女人而言,好像不那么重要。

“怎么不说话啊?”陆峰抬起手抚摸着她白皙的脸庞道:“到时候你在家,我每天按时回去吃饭,多好啊。”

“你现在好像也没回家吃过几次饭,到时候再说吧,今年过年回你家,我给你妈打电话了,你奶奶今年在你家,二姑、三姑一家子都回来,还有大伯一家,前几天听闻你爸妈搬进县城里了,就给我打电话,旁敲侧击的问你现在干啥呢。”

“你说了?”

“我就说你在佳美食品上班的,进厂子里被领导提拔,你也机灵,倒卖点厂子里的废铁什么的,收入很不错。”江晓燕盘腿坐在沙发上,用手抱着陆峰的脑袋道:“还跟我说,看了一篇报纸,上面的人长得像你,话里话外挤兑人。”

“别搭理那几家,那几家还不如你家人呢,尤其是我大伯。”

陆峰话虽然不好听,可也说的是事实,只能说极品一凑就凑一窝,俩人嘀嘀咕咕的聊着家常,一直过了十二点才睡去。

次日,各大报纸对于佳美食品董事会的报道虽然凶猛,但是行业内的人都知道,蹦跶不了多久,陆峰已经基本上拿下,剩下就是时间问题而已。

同时本市的法务报纸也刊登了一篇头条报纸,督促佳美食品高层管理早日恢复,双方坐下和谈,同时以广大员工为主,早就一个和谐、温馨、健康的工作环境。

通篇都在说就业,再过几个月就是过年,这篇报道不止在说陆峰,也在说刘总,简单粗暴一句话,这一年都挺好,年底给我出事儿了,你小心点。

陆峰上午到了厂子,这回大门直接打开了,保安已经知道厂子是谁的厂子,这地方谁说了算,就好像昨天有一句话传遍整个厂子。

陆总在,佳美在,陆总不在,佳美可能就真的不在了。

这家厂子有着强烈的个人色彩,一个强人一手建立的企业,想要摆脱掉这个人,非常难。

王友朝今天干脆没来上班,被陆峰抽了两耳光他去跟刘总告账,刘总没搭理他,现在刘总都在纠结,要不要跟陆峰继续磕下去。

虽然磕下去的胜算不大,但是有一点。

刘总思来想去,把最终抉择交给了苏有容。

房间内,桌子上摆放着一大堆报纸,烟灰缸已经堆满了烟头,苏有容把这几天的报纸全看了,同时还给自己认识的关系全打了一遍电话,想要动弹一下这个市里陆峰的关系。

她甚至给香江那边打电话,结果不管黑白道,回馈的结果都是,这人在本地的关系非常硬,动不得。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