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误会(1 / 2)

加入书签

晚上九点。

青年湖公园。

隐在翠柳中的一条长凳上。

帅喆冷眼端坐。

望着静寂的湖水。

他默默的抽了两个多小时的烟。

从他的位置可以看到对面湖景苑小区。

10楼左数第三户。

是他和丁遥以前的家。

家里灯黑着。

丁遥应该还在加班,或者出去商务应酬了。

两年前,他们离婚时,丁遥就已经应聘上了富江银行青年湖支行的副行长。

现在还是副行长。

她的工作应该很忙。

回想和丁遥一起打拼的岁月。

再看看现在碎成一地鸡毛的现实。

帅喆很想哭。

但被杜朗把心彻底搞冷了,他想哭都哭不出来了。

中了七亿大奖的喜悦,被杜朗搞的灰飞烟灭。

他现在心里一点欢愉喜乐都不剩。

人生就像被重塑了一般。

从阳光一跃进黑暗。

再无黎明可期。

从石城杀回京城,他本想给宋珂一个巨大的惊喜。

没想到,宋珂给了他一个更大的惊喜。

这绝对是惊喜。

是惊。

更是喜。

要不是听到宋家姐妹的对话。

他现在还像傻逼一样蒙在鼓里被杜朗肆意玩弄呢。

现在只有一想到杜朗那张儒雅伪善的脸。

帅喆心里就犯恶心,胃寒的直想吐。

恨杜朗恨到极致,居然有点麻木了,不那么恨了。

他现在反而更恨自己。

恨自己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傻逼!

当初为什么不相信丁遥!

为什么要伤丁遥的心!

他身边最亲的朋友对他的评价真是半分不错。

他就是没心没肺缺心眼,不计成本傻仗义!

他这样的性格,不吃亏是福气。

吃亏了就是活该!

对湖抽烟的这两个多小时。

帅喆一直在反思自己的人生,也在反反复复的琢磨宋玉的话。

试图从里面找到漏洞,证明宋玉是在胡扯。

但他找不到哪怕一丝佐证。

就像宋玉所说,他这些年确实是被杜朗死死的圈住了,把希望全都寄托在了杜朗身上。

好像不跟杜朗在一起混,他就没有任何前途可言。

而他和丁遥之间的分裂,也可以肯定就是杜朗一手促成的。

杜朗把丁遥介绍到青年湖支行工作,还请那个叫苟国良的行长给予丁遥特殊照顾。

从那时开始,杜朗就在下这盘毁灭他们婚姻生活的大棋。

靠着苟行长的重点栽培和一路提拔,以及杜朗给丁遥介绍的业内资源关系。

仅用十年时间,丁遥就从一个小柜员升到了副行长的位置。

彼时,帅喆无比感谢杜朗对丁遥的照顾。

他觉得认识杜朗,是他和丁遥的人生之幸。

现在回头看看,杜朗给丁遥介绍资源,纯粹是为了讨好丁遥要俘获丁遥的芳心。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